十指秋水,数声炸弹夕阳。读古诗,遇古琴高山流水

宝玉却道,昔日高山流水得遇知音,那个钟子期就一定能看得懂琴谱吗?!...

《知不得》原作:作为盛父母房妻,淑兰为何嫁给无德无才的孙志高?

《知否》原著:作为盛家长房嫡女,淑兰为何会嫁无德无才的孙志高?...

谁没有在反映社会不公的名画《求出路》中看到过这样的故事呢?

少见,非常少见!画家以画作形式,来反映与鞭挞社会上的不正之风!对于当时这种送礼礼成风的现象,社会上流传过这样一首打油诗: 看国家,有困难;看自己,有进步;不正之风顶不住!...

十多年创作作品一百多部,由海内外当地人创作,爱来东方:为福州语歌曲《疯狂》

福州市福州语歌曲协会主席赖董芳10多年来不遗余力开展福州语歌曲的创作和推广,平均每年创作七八首福州语歌曲,至今总量已超百首。...

宋江最愚昧的一次决策,此2人技艺高强,却被宋江派去强行送命

宋江是个好大哥,却未必是个好统帅,原著中他就有过一次无脑的操作,直接让两位武艺高强的兄弟莫名其妙地送了人头。...

美术馆的咖啡厅,比艺术品还难看

奥地利诗人彼得·艾腾贝格曾说“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”。这里的“咖啡馆”所指的就是维也纳的重要文化地标——中央咖啡馆,卡夫卡、茨威格、霍夫曼斯塔尔、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等等都曾是这里的常客;四只猫咖啡馆因为毕加索而声名远扬,毕加索更是为其亲手设计了第一份餐单。...

这事儿|贾浅浅诗作引争议:拎出几首来讲事,因此偏概全吗?

诗人贾浅浅,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还身兼贾平凹文学馆常务副馆长一职。...

《红楼梦梦》解读:从丫鬟芳官、小红的分歧生计际遇,看人之常情

诚如粉丝私信询问:同是怡红院丫环,为何芳官能快速融入这个环境,跟晴雯、袭人、麝月等人打成一片,小红却在怡红院底层工作,受尽秋纹、晴雯等人的羞辱?...

谈论丨浅浅体:艺术精力可以私家,但不该该私利化

中国的诗歌界,近些年来让大众记得住的诗人似乎越来越少,出名的大部分似乎也都不是美名,至少是有争议的:从赵丽华的“梨花体”,到车延高获得鲁迅奖的“羊羔体”,再到先锋诗人的“乌青体”……现在似乎有多了一个“浅浅体”。...

张三丰乃武学奇才,为什么七十岁才文治大成,比张无忌晚了五十年?

张三丰直至七十岁后,武功大成,方收弟子,因之他自己虽已九十高龄,但七个弟子中年纪最大的宋远桥,也是四十岁未满,最小的莫谷声更只十余岁。...

热门推荐